毕业季|王悦:一名非典型经管人的戏剧之路


编者按:毕业季来临,一批毕业生又将走出清华经管学院,这里每一位个性鲜明的个体,经过经管学院这几年开放、包容的洗礼,未来或继续深造,或投身职场,或潜心创业……我们特此推出“2018毕业季故事”系列,为你讲述他们的成长与选择。

王悦,2014级本科生,毕业后赴加州艺术学院攻读艺术硕士(Production Management MFA)。清华话剧队导演(演员),曾担任话剧队春季专场《阿卡狄亚》导演、《如梦》舞台监督,即将出演话剧队毕业大戏《第十二夜》。


“重要的是从别人身上看到自己,而不是从别人身上看到路。”——王悦

 

也谈戏剧

戏剧最基本的职能在于,它连接人。它要求所有人在同一个空间中,这种真实的联系很珍贵。它鼓励人与人——包括演员和观众、观众和观众之间的交流。

戏剧强调感受。当一个演员在你面前表演时的那种冲击力,比电影更直观、更关于人本身、更富有实验性。戏剧中很多搞笑的、取悦观众的部分,之所以能产生喜剧感,是因为我们从中看到了自己。

戏剧很自由。它可以和很多东西有关,可以在没有那么高大上的场所演出,剧本可以没有一定之规。比如“Sleep No More”,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带有戏剧的色彩的一件雕塑,或是一幅画。比起传统意义上的戏剧,它更像是给你呈现一种讲故事的方式和可能有的体验。就我个人而言,我就像是在一个设置一部一镜到底的三小时的长影片。在观看演出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变成了创作者。

 IMG_20180402_174643_meitu_1.jpg

王悦(2014级本科生)

觉醒之路

我选择把戏剧作为职业的原因,可以概括为康德和亚里士多德的思想的混合。康德让我不再单纯追求感官的享受,开始想“应该”的事情;亚里士多德则让我考虑自己对于这个社会的义务,“把笛子分给最会吹笛子的人”,有才能就应当发挥出来。虽然我觉得经济和法律都很有趣,也对这个社会起到各自的作用,但那不是我理应扮演的角色。

从大一进入话剧队开始,我发现了自己拥有欣赏艺术家的欲望和理解力。当我看到大三、大四的“老艺术家”们还在努力地创作、还在投入很多时间去寻找新的舞台呈现形式时,我会自然而然地想要去帮助完善一些细节。如果这些事情不是发生在我面前,而只是在公众号上看到的话,也许我就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大二的一次交流中,经管二字班的卢昌婷学姐为我们讲授了成功申请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硕士项目的经验,这对我来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当时的自己没有勇气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她让我发现了这种全新的可能性。申请艺术硕士项目这个决定是我独立做出的,因为我认为,这本质上是人的性格问题,而不是前面有什么路可以走通的问题。因为看着某个人走了某条路,觉得这条路很好,然后就跟着走了某条路——这是我高三的时候会想的事,而在大学面临选择时,比起想要去follow某条路,我更倾向于从不同的人身上获得不同的东西,然后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

我很感谢大三上学期在德国的交换经历。不仅让我亲眼见到许多未来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那几个月的时间让我从生活的惯性中释放出来了。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并且强烈地意识到,我想要做一点与舞台相关的工作。于是我在学习和看戏之余决定新学期要去导演《阿卡狄亚》这部剧,我很清楚这部戏并不好排,但我就要排它,我不管。也正是在那时,我萌生了进入真正的戏剧行业的想法。

大三的寒假,通过清华新闻系毕业的学姐介绍,我在上海浸没式戏剧“Sleep No More”剧组中担任制作助理。虽然每天上班与金融方向的实习极为相似,还是在用wordexcelppt做一些翻译、文件归档和选角等常规工作,但这个过程中我有机会参与创作和表达。这段经历让我下定决心日后投身戏剧行业。

 mmexport1526225020808_meitu_1.jpg

王悦(2014级本科生)

创作?文艺?

也许我目前还并非一个优秀的创作者,但是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我获得了良好的理解力,并且是个好的执行者。我申请的专业方向是Production management(制作经理),与导演、编剧和演员相比,它的创造性成分较少,更多的是事务性工作,简而言之是一名在后台确保演出顺利进行的“管家”。这不是一份传统意义上大家会觉得很文艺的工作,但是做协调不代表你可以完全不懂这些,有的时候甚至需要你和导演一样懂也说不定。我并非没有考虑过申请艺术管理,但我喜欢舞台,我想离它尽可能近一些。舞台是一个很有想象力的空间,很多人在上面表现过自己的才能和感情。能够亲眼看到舞台上的演员、道具和其他一切,这样的工作体验非常吸引我。

经管这四年

经管学院最吸引我的是通识教育与个性化发展的理念,这也是我当初选择经管学院的原因。

学院设置的专业课让我接触了许多经典的思想,也培养了我的分析能力和批判性思维。

我最享受的一门课是CTMR,现在也担任着这门课程的助教。这门课让我开始思考:我赞同什么样的理念?我为什么会赞同?这背后体现出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像CTMR有不同的进路一样,法律、金融和艺术,这也是不同的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的进路。

除了知识和思维上的收获,更重要的是我在经管学院遇到的人。从很多人的身上,我明白,想要做某件事本身也是一种才能,而缺乏做某件事的欲望很可能意味着做不到。我周围的每个同学们都有闪光点,与他们相处不仅仅能取得许多能力上的互补,还能收获心灵上的陪伴。比如我的好朋友郭开源,她看起来非常低调普通,但实际上很有想法,我每次“书荒”时都会找她推荐几本,从而让生活更加充实有趣。

定义自己的未来

我很高兴能够在大学阶段探索到对未来更多的可能性。人总有不了解自己的时候,我在高考后从没想到过会有这些,我从未预料到自己会偏离金融。其实,高考分数并不能告诉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告诉自己能去什么地方。在经管学院感受到的“peer pressure”(同辈压力)让我不用再以top10%定义自己,而是去更加努力发掘自己的潜能,在尝试的过程中一点点发现并修正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大学四年,我越活越明白,越来越能清楚地发现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所谓“从经管到戏剧”的转变不过是一个简单而自然的结果。

拿到加州艺术学院offer时,我好像是回到了十八岁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是我期待着未来会发生的各种可能。十年后的自己在做什么,我还完全想象不到。十年后,我三十二岁了,我希望那时自己仍然在坚持自己喜欢的事。

 

供稿:经管学院团委 刘梓凝 郭朝晖

编辑:沟通办 张晓雪 时曼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