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何兆武做客人文日新沙龙


1219日晚,清华经管学院第四场人文日新沙龙在伟伦楼国际报告厅举行,90高龄的著名学者何兆武在现场,与活动主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杨斌教授进行了一席题为“历史、人生纵横谈”的对话。

 1.jpg

何兆武与杨斌展开“历史、人生纵横谈”

杨斌首先回顾了人文日新的由来。“人文”来自《易经》,就是教人如何做人,之后如何做文,如何先育人,后育才;“日新”来自《大学》,希望对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能够革新,这也是清华人对大学的教育理解。活动以人文日新来命名,是期待能够映照清华的传统,在第一课堂之外,推动清华人文方面的教育和氛围的建设。

对话从那本著名的《上学记》说起。由何兆武口述的《上学记》叙述的尽管只是1920年代到1940年代末不足30年间他学生时期的陈年往事,却蕴含着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对整个20世纪历史的反思。他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有负面评价,但对那个时代的总体认识,不同于一般人对历史的了解。《上学记》是对上个世纪前半叶中国历史的剪影,也缠绕着对后半叶历史的深刻反思,激起了读者广泛的共鸣。何兆武笑称自己具有“自由散漫”的气质。而社会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大家不应该都是一个模子,否则就显得太单调了。而正是那个年代对“不务正业”的学生更大的“容忍”,才有了曹禺作为剧作家的成功。西南联大最值得追忆的成就之一就是让每个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给了学生自由,而大学就应该是包容万象的。

 2.jpg

90岁何兆武侃侃而谈

说到自己“兴致所至,自由读书”的读书主张,何兆武风趣的说,还“应该有一点功利的思想,我读了这本书要解决什么问题”。在被问及对一些历史人物的评价时,何兆武认为历史充满了偶然。他还言简意赅、机智诙谐的和杨斌聊及有关人生价值、人道主义、自由的话题,充分诠释了他曾经写过的那句,“对人生有多少理解,就有可能对历史有多少理解,对于人生一无所知的人,对于历史也会一无所知,虽说他可以复述许多辞句,但是历史学乃是一种理解,而决不是以寻章摘句为尽其能事的。”

 3.jpg

何兆武被热情听众簇拥

本次活动吸引了慕名而来的300多位清华大学师生和校外听众,在对话结束后,大家的现场提问涉猎广泛,从死亡、国家命运、历史真相,到中西哲学和儒家思想等,而90岁的何老先生都一一从容应答。

何兆武1921年生于北京,原籍湖南,西南联大(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任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德国马堡大学客座教授。多年致力于中国思想史、西方思想史、历史哲学的教学与研究。译述康德、卢梭、罗素、帕斯卡、孔多塞等西方思想家的学术经典20余种。论著先后结集为《历史与历史学》、《历史理性批判论集》、《中西文化交流史论》、《文化漫谈》、《西南联大的那些事》,口述《上学记》等。(供稿 沟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