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校史研究专家黄延复做客“人文日新沙龙”谈“清华四哲人”


由清华经管学院主办的“人文日新沙龙”第三期于524日举行,钱颖一院长与清华校史研究专家黄延复先生展开了一场关于“清华四哲人”的对话。

黄延复1950年就读老清华经济学系的银行专科,毕业后留校任教,1978年从事校史研究后,几十年如一日研究清华校史,被不少人称为”老清华校史研究第一人”,也被媒体誉为“清华传统精神的守护者”。黄延复是国内研究梅贻琦教育思想时间最长、成果最多的权威学者,著有《梅贻琦教育思想研究》、《梅贻琦与清华大学》、《梅贻琦先生纪念文集》、《梅贻琦教育论著选》等十几本和清华有关的书籍。

钱院长首先介绍了“人文日新”的内涵及邀请黄延复先生的初衷。他说:“百年校庆之际,正是反思清华百年办学的好时机,一定不能错过。反思的基础是重温那些被遗忘的往事,弥补由于历史的原因造成的缺失。”

 11.jpg

钱颖一院长对话黄延复先生

已经83岁高龄的黄延复从自己在清华求学的经历开始讲起,引出了代表清华精神的梅贻琦、陈寅恪、叶企孙和潘光旦四位“清华哲人”。黄延复认为他们是老清华的灵魂性人物,也就是标志性的人物,没有他们中的任何一位,清华的历史也许就要改写。

在“细说”四位哲人之前,黄延复阐述了他所理解的清华精神,在他看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东西文化、荟萃一堂”都应该是清华的传统精神。而所谓的大师,应该有“健全的人格,渊博的学识,深邃的思想。他又是学问家,又是思想家,还要有奇特的气节。必要的时候他的气节很奇特,别人做不到。”

 22.jpg

黄延复先生

分别说起四位哲人,黄延复娓娓道来。梅贻琦是黄延复研究最多的一位清华“哲人”,也是他著述最多的一位。具有深厚的民主思想作风的梅贻琦深谙做校长的艺术,有人说“梅贻琦好像也不干什么事,怎么就把清华治这么好?”他对教授们十分尊重,并坚持学术自由的原则。这种办学思想也是西南联大能实现学术自由与兼容并包的重要条件。“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正是在这种指导思想的基础上,没有博士学位,甚至可能算不上大师的梅贻琦却千方百计广招人才,能够把很多大师“弄”到清华,使清华园内人才济济,群星灿烂,有效地推动了清华学术和教育的进步。

 33.jpg

现场

国学大师陈寅恪有四不讲: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他在上个世纪20年代倡导,为人治学当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这句话流传至今成为清华精神的基石。黄延复最佩服陈寅恪的大智大勇,别人不敢说的话,他敢说。

说起“中国科技的基石”叶企孙,钱颖一院长提到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位科学家,有13位,超过一半都跟叶先生有师徒关系,或者是他的学生,或者是他学生的学生。黄延复说,归根结底一句话,这些人,对我们自己的民族,对我们自己的人民负有很坚定的责任感。

而作为社会学家、民族学家、优生学家的潘光旦,曾是清华的教务长,也曾经是清华的图书馆馆长,他所奉行的“中和位育”和当下的和谐社会与科学发展观不谋而合。

思路清晰的黄延复老先生说起清华的历史如数家珍,幽默的语言也引来阵阵笑声。在现场的互动环节,有同学评论说今天的人文日新沙龙非常不寻常,黄先生确实是我们清华的“校宝”。

最后,钱院长发表感言,他说黄先生用自己一生的时间把这些历史重新梳理,正本清源,让后人能够记住,同时也进行反思,我们都会受益终身。感谢黄先生让大家重读清华的历史,更深层次地理解了清华传统的精神。(供稿 沟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