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2015清华管理全球论坛
钱颖一对话马斯克:SpaceX的来龙去脉


 

钱颖一对话马斯克:SpaceX的来龙去脉

清华管理全球论坛

北京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20151022

 

钱颖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埃隆•马斯克: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兼产品构架师、SpaceX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设计师、SolarCity董事长

 

钱颖一:人们都想做有用的事情。以SpaceX为例,这个领域是我们传统上认为政府部门负责的领域,技术门槛高,耗资巨大,监管复杂。我猜很多人也想进入这个领域,但他们觉得不太可能。你为什么认为你可以在2001年进入航天这个领域呢?

马斯克:是2002

钱颖一2002年。

马斯克:我可以告诉你SpaceX的初衷不是为了建一个公司。2001年,我跟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登陆火星?因为既然在1969年就登陆了月球,那现在也应该快登陆火星了。

钱颖一:这是你最初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登上火星?

马斯克:我访问了NASA的官网,想看看有没有登陆火星的时间表,但什么也没找到。后来我了解到,NASA当时已经放弃登陆火星了。所以我想搞一个公益性质的项目,将一个小型温室送上火星表面,起到一个表率作用。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地球上的生命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是我们认知范围内生命首次出现在火星。所以我们就有了这个把绿色植物送上红色火星表面的宏伟计划,我想这应该能激起公众的兴趣,从而促使NASA增加预算,那样我们就能延续阿波罗之梦了。这就是最早的初衷。我去了三趟俄罗斯,我想买一些用过的洲际弹道导弹,用于火星任务。我的确谈成了生意,但我这时意识到,我最初的假设是错的。我们之所以没去火星,不是因为不想去,而是因为认为没有能力去。大家有意愿去,都觉得没有成功的可能,于是就放弃了。所以我决心创立一家公司,减少太空旅行的成本,同时改进火箭技术,因为火箭技术自六十年代以来根本没取得什么进展。从某种意义上说,情况变得更糟,因为将物质送入轨道需要花费的成本更高。所以,这就是我创立SpaceX的初衷,不过在公司刚创立的时候,我觉得公司的存活几率只有10%

钱颖一10%的成功概率?

马斯克:最多就10%了。

钱颖一:所以你打算冒这个风险?

马斯克:是的,我感觉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来改进火箭技术,就永远去不了火星了。

钱颖一:俄国人没有卖给你火箭还是你觉得价格太贵?所以你打算自己制造火箭?

马斯克:其实我跟俄罗斯人达成了协议。但是他们的火箭价格低廉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都是报废火箭。即使可以用那些火箭,一旦用完了还得购买昂贵的火箭。所以这最多是一个短期可能,不会有长期的结果。显然这无法用来在火星上建立自给自足的城市,而在火星上建立城市是我开展这项计划的根本目的。

钱颖一:你有了意愿,也做了一些初步的工作,跟俄国人接触。你认为过去几十年中在这领域没有任何进展,但是有人类登陆火星的可能性。火箭技术是非常高尖端的科技,你不仅是公司的CEO,还是CTO(首席技术官),你有着以前物理学和商科的背景。你读了三天博士,我非常肯定,你是自学成才的。你自学了所有这些,科学、工程、计算机编程、物理学等。请告诉我们的学生,没有经过在学校的正规学习,你是怎么做到的?

马斯克:自学的速度要比正规学习要快得多。

钱颖一:自学要比在学校的正规学习快?和我们分享一下你学习的秘密。

马斯克:就是要读很多的书。

钱颖一:读很多的书?

马斯克:读很多的书,和很多人交流。

钱颖一:光靠读书就可以成为一个火箭科学家?

马斯克:是的,不过还要进行实验。既要看书,也要实验,因为有时书里的东西未必正确。

钱颖一:嗯。

马斯克:基本上就是这样。你可以通过看书可以很快地学习,因为所有的信息都在那儿。

钱颖一:通过阅读书籍,就能成为高科技领域的专家,就这样?

马斯克:是的。我可能把自己说得像个机器人。其实看书的速度要比听课快。看可以比听快得多,所以看书学东西要快得多。

钱颖一:我有点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都要失业了。朱教授,我们这里的物理专业讲授很多的物理学课程,您有问题想问吗?

朱邦芬:我认为天才学生可以自学物理学。物理学基于实验,特别是工程学,高科技也需要进行实验,甚至到工厂里去用机器做实验。你通过自学怎么实现这些?我的问题是,你最喜欢哪门物理学课程?哪门物理学课程对你的公司和你的创新思维帮助最大?

马斯克:物理的基础理论是最有用的。物理学的思维框架是迄今为止是最有用的框架。有助于了解历史上最早的科学家是怎么探索的?他们又是如何改变他们的探索方法的?他们是如何随时间改变分析框架,知道某一种框架比另一种更好?了解这点很重要。物理学原理(《物理101》)就是最有用的,只要好好研究下物理学原理(《物理101》),就能发觉这是最有价值的。另外我觉得量子力学也很有趣,量子力学总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却都是正确的。

钱颖一:我在考虑,应该把量子力学加入经管学院的必修课中了。

马斯克:我不得不说量子力学很难学。

钱颖一:量子力学很难?哪个部分很难?数学部分还是定律部分?还是反直觉?

马斯克:量子力学极其违背直觉。你在其他很多领域都可以用直觉,但对于量子力学,你不能用惯常的思维方式来推断,因为你的直觉是无效的,所以量子力学很难。此外,量子力学还结合了大量高等数学和统计学的内容。如果你学好统计学的话,会有助于学好量子力学。

钱颖一:我学习过统计学。

马斯克:我觉得统计学也很难。

钱颖一:你喜欢统计学?

马斯克:当然,统计学也很有趣,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学统计学。

钱颖一: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统计学?

马斯克:是的,这很重要,不然很容易被一些东西搞糊涂。有一句名言,丘吉尔还是什么人说的,“有三种谎言:谎言,该死的谎言,统计”。

钱颖一:对,有三种谎言。是丘吉尔说的吗?

马斯克:我记得是丘吉尔说的,不过不确定。

观众:是Disraeli说的。

钱颖一和马斯克Disraeli说的。

马斯克:反正是个英国人说的。

钱颖一:你创立SpaceX已经13年了。你的理想是把人类送往火星,用可重复利用的火箭,成本降低到十分之一。

马斯克:我觉得最终可以减少到原来的百分之一。

钱颖一: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一?我记得你在2011年时说未来1020年,你可以把人类送上火星。现在是2015年,这会实现么?如果你当时的预估是正确的,那就是2020年或者2030年,距离现在已经不远了,你还是这样乐观么?

马斯克:我觉得大约还需要10年。

钱颖一10年内?

马斯克:差不多。

钱颖一:大约?由你?

马斯克:基本上是我,当然也有其他人,我们公司有一个优秀的团队,SpaceX公司有5000人。

钱颖一:使用可重复利用的火箭不容易,因为美国宇航局停止制造航天飞机了。非常昂贵。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猜想这一定非常不容易。为什么你会如此自信你可以实现这些?

马斯克:目前,我相信我们至少能实现推进节的重复利用,因为我们曾两次成功地将推进节降落在海面上,至少两次降落到了无人船上。第二次,火箭过了几秒才炸掉,说明我们在进步。我相信在未来一年内,我们能够使推进节安全着陆,并重新飞上天,这种可能性很大。

钱颖一:很可能?

马斯克:可能性在90%以上。

钱颖一:那十年内是否有可能在火星上看到人类?可能性有多大?

马斯克:我觉得10年实现的概率是50%。当然取决于全球范围的技术进展。但如果按目前SpaceX发展趋势推算的话,2025年是大致正确的。

钱颖一2025年,从现在起10年?

马斯克:是的,差不多,关键在于重复利用。在这里用第一原理分析就很有意义了。如果用仿照先例的话,我们可以看看前人在重复使用方面的努力,比如太空梭或俄罗斯暴风雪计划,这些重复使用的努力并未降低太空飞行的成本,反而增加了成本。关于太空飞行的成本,太空梭的预算大约是40亿美元一年,每年一般飞四次,所以每艘太空梭的成本大约就是每年10亿美元,这比同等档次的火箭贵多了。所以,人们看到这个,就会觉得重复使用非但没有降低成本,反而增加了成本。但站在第一原理的角度来看,实际情况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用的是精炼航空燃料低成本推进剂,就有可能。我们用的火箭推进剂的费用大约是每次飞行30万美元,而火箭的造价达到6000万美元,所以推进剂的花费与之相比是九牛一毛,只占火箭造价的0.5%。这与大型喷气式飞机差不多,那么如果你进行重复利用,考虑到维护等问题,每次飞行的成本就会不断接近推进剂的成本。如果火箭也遇到类似飞机那样的情况,维护成本可能会相当于燃油成本,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每次飞行的成本就是60万美元,这就能大幅节省成本。

钱颖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用物理学第一原理来思考问题与用类推方法来思考问题不一样的例子,使用类推你会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但用第一原理….

马斯克:绝对是。研究火箭究竟是应该用完就扔还是重复利用也是这么个道理。火箭到底应该花费多少才合理?可以看看过去的火箭造价,然后就以此作为现在火箭的造价,还是看一下火箭的组成材料?你可以确定铝、钛、铬镍铁合金、碳纤维等元素的重量,把它们堆成一堆放在房间里,然后象变魔术一样把它们变成你想要的物理形状,就可以确定实物的最低造价。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元素变成你想要的形状,如果你真能够这么干,你就会发觉原材料的成本对于确定火箭用完就扔还是重复利用作用很小,只占总价的百分之几。所以,关键在于如何高效地重新组合这些原材料,变成你想要的形状。

钱颖一:这又是回到第一原理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回到事物最基本的假定去看待问题。我知道你的追求是把人类送往火星,但梦想是在火星上建立一座城市,是这样的吗?

马斯克:纵观整个人类文明史,你会发现人类文明基本将会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要么变成一个居住在多个行星上的文明,走向太空探索星系,要么就永远住在一个行星上,直到最终灭绝于某个天灾人祸。我想还是前一种结局比较好。要实现前一种愿景,我们必须在某颗星球上建立一个能够自我维系的文明。火星是唯一现实的选择,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而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这将是地球诞生45亿年以来生命首次有机会走出地球。这个时间窗口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而我们应该赶早不赶晚,在有能力的时候采取行动。

钱颖一:很好。这是你的梦想?梦想之一?

马斯克:如果考虑到我们的生存前景,我认为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钱颖一:从物理学第一原理来看,你认为这可能吗?

马斯克:绝对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