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王雨桐:不断试错后的坚定选择


编者按:毕业季来临,一批毕业生又将走出清华经管学院,这里每一位个性鲜明的个体,经过经管学院这几年开放、包容的洗礼,未来或继续深造,或投身职场,或潜心创业……我们特此推出“2018毕业季故事”系列,为你讲述他们的成长与选择。

王雨桐,2014级本科生,曾获三菱东京UFJ银行奖学金,清华大学咨询协会成员,大二担任清华大学学生会文化交流部副部长,大三上学期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交换,大三下学期起至大四上学期担任清华经管学院职乐会主席,大三暑假在波士顿咨询公司进行暑期实习,大四上学期加入学校弓箭队,大四下学期在“一起作业”实习。毕业后将加入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全职工作。

 

“相比懵懂的好感,我更欣赏不断试错后得到的坚定选择,那是理智的热爱。”

——王雨桐

 

结缘会计系

四年前,2014年的67号,正是高考的时候,也是她的18岁生日。王雨桐当年只填报了清华会计这一个专业,当时还震惊了整个清华经管学院教务。当被问起如果回到四年前,是否会后悔,是否会换专业时,她坚定地回答:不会。她认为,自己当时一方面在申请出国的时候耗费了过多精力,在考试成绩上只对会计专业有把握,另一方面当时已经拿到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NYU Stern)、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卡内基梅隆大学(CMU)等名校的offer,如果进不了经管上不了会计专业,她会选择出国读大学。

王雨桐与会计专业有着许多缘分,她的母亲曾经拿到过清华经管学院会计系的教职,但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放弃了,她读会计专业也是家里人帮忙选的。四年下来,她觉得非常热爱这个专业,但同时也觉得大家对会计这个专业的误解非常深,以为学了会计就只能做财务相关的工作。其实会计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去做咨询乃至投行、资管的领域等等,课程都是十分实用的中财、管会、高财等课程,还有机会一睹谢德仁教授的风采,她觉得会计是非常好的一个选择。而且会计系的历史比金融系长很多,许多清华经管学院优秀校友都是会计系的毕业生,会计系资源也很丰厚。王雨桐谈到,会计系给研究生分配的校友导师中,就有毕业于会计系本硕的中国保代第一人。会计系班级小,人数少,同学们却更有机会接近每个老师,和老师们成为亲密的朋友。

 微信图片_20180613103647_meitu_2.jpg

王雨桐(2014级本科生)

初识咨询

四年期间,王雨桐做过的社工主要是两份,一份是一直坚持投入的清华经管学院职乐会(CDC Club),另一份是清华大学学生会文化交流部。

前者像家一样轻松温馨,她在这里找到了本科四年最好的朋友,也是在这里遇到了她的男朋友。王雨桐大一就加入了会计咨询部,听过咨询的前辈回来分享经验,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对咨询产生了好感。她说,她永远会记得2015321日,那天是CDC Club举办的迎新活动,她还记得当时在综体前面做活动、撕名牌,之后在桃李三层吃午餐,大家欢声笑语,妙语连环,让她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馨,这一幕一直铭刻在她心里,所以她也立志要维护好这个大家庭。

而在文化交流部的一个学期,则让她真切地感受到了“社工”二字的含义。那时候文交开会,几乎每周都是从晚上十点开到第二天早上两三点。开会到了半夜一点的时候大家就开始撑不住了,板凳坐的腿酸,纷纷蹲在地上讨论,这时候部长会叫一份夜宵,大家边吃夜宵边讨论,思路逐渐清晰,到了两点大家乘着晚风和月光一起回宿舍。和不同院系的人一起举办各种活动,紫操风情夜、服饰风采大赛等等,这些记忆就算时过境迁也不会磨灭。

大器晚成的职业前景

王雨桐回忆起这四年的生活,说遗憾肯定是有的,她后悔没有早一点放弃明明已经很清楚不喜欢的事情,没有早一点多多尝试,早一点懂得试错的重要性并开始试错。

比起大一时候懵懂地喜欢咨询,她大三在宾大交换的时候才真正确认自己想做咨询。那个时候她在四大和券商都有过实习,选修过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相关课程,逐渐明白这些自己好像都不合适也不喜欢,但是这个时候她一份实习助理(PTA)也没有做过。眼看咨询暑期实习的申请季逐渐逼近,她交换的时候就非常焦虑。当然这也促进她寒假在BCGPTA的时候非常用心尽力,得到了前辈的赏识,她顺利地拿到了暑期实习,但是当时焦虑的心情她现在还记忆犹新。她还记得交换回来得知自己的雅虎邮箱坏了没有收到罗兰贝格的面试邮件,错过了面试之后,在香港的街头濒临情绪崩溃的边缘。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她可能会更早开始尝试,更早确定自己的内心渴望并为之努力。

清华大学咨询协会(TCC)是一个她非常热爱的组织,在这里王雨桐找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大一的时候她还只是听学长提起过这个协会,她清晰地记得有一个活动,TCC公众号写明地点需要通过TCC内部的成员才能获知,那个时候她就下决心加入这个神秘的组织。在交换期间通过层层筛选进入TCC后,王雨桐与其他小伙伴开始了一起申请的准备过程。她还记得大年初一在鞭炮声中她就开始通过微信语音远程模拟面试(mock),也曾在早上八点睡眼惺忪地准时坐在寝室中厅戴上耳机小声做案例(case),怕吵到室友。拾年花房、四教露台、青青披萨、图书馆研读间都留下了她和朋友mock的身影。“最终接到BCG电话的那一刻,我竟然想到的是这种并肩作战的日子就这么突然结束了,有点怅然若失。”那时一起每天做case的朋友,到现在都像是她的亲人一样,“这就是所谓的一起扛过枪吧。”王雨桐幽默地说到,“不要在拾年做case,会破产的。”

逐渐明确的未来

她说,其实生活就像是一道由许多选项构成的题目,有些人清晰地知道自己热爱哪些选项,另一些人比较迷茫,就像她自己。但她自己很庆幸,她清晰地知道自己不能接受什么。

拿到实习录用之后她也并没有停止试错的脚步,也在考虑是否要换个职业方向。她从高中准备出国开始,每天学习六七个小时的英语,到现在依旧保持着学英语的习惯。这些年她集齐了托福、SATGREGMAT乃至二级口译考试和二级笔译考试的证书。她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口译员,拿到了通过率只有4%的二级口译证书之后,这颗种子开始发芽了。大四上学期的时候,她为塞浦路斯大使当过随行口译,体验过后她发现自己败给了自己的身体条件——她的嗓子连续讲话四五个小时之后基本就会嘶哑失声。

第二个尝试是珠宝设计行业,她一直对时尚和珠宝比较感兴趣,也曾萌生过做几年咨询就学意大利语、转行去欧洲读设计学校的想法。经管有个曾经在麦肯锡工作的学姐,在欧洲读完MBA之后跳槽到了Vogue杂志进行内部创业,王雨桐觉得自己转行做珠宝设计好像也不是那么惊世骇俗。

她在暑假结束之后,终于腾出时间,掏了三分之一的暑假工资报名了一个知乎上认识的独立设计师的课程。当时真的是痛并快乐着,设计稿出来是开心的,每天半夜睡不着一把一把掉头发,一屏幕一屏幕地翻珠宝图,闭上眼睛眼前晃过的全是珠宝图的时候是痛的。珠宝课每周要上两次,一次三小时,一周交两次图,平均一张图六七个小时,打线稿、上色彩,这还不包括找灵感的时间。熬夜是常态,每次一到交图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建筑系的学生。但是比起找灵感的焦虑来,这些都不算什么。这种焦虑会迫使这她不吃不睡,这比实习加班还要可怕,因为毫无尽头,没有循序渐进的进展。

 “那段时间完全没法看到带花纹的物品,满脑子都是这个可不可以设计成胸针/项链/耳环。也已经没有办法正常地逛街剁手,经常是对着淘宝看了一个小时才发现自己其实是要给自己买东西而不是找灵感。”最终她选择了放弃,艺术创作并不适合她。“王朔曾经说过,作家分为两种,一种是朝九晚五,到点就下班收工,另一种则是非要半夜找灵感。我觉得我就是后者,我做不到到点收工。”当然放弃也是痛苦的,毕竟投入了那么多时间精力,曾经抱有许多期望,放弃也是对自我能力的一种否定。但是尽早脱身总比工作几年再试错,发现并不合适,要更好。

“如果能提早进行尝试,找准自己的方向,也许就能多一些时间早早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王雨桐说,因为大学前三年被社工、实习以及学习占据了太多时间,她到大四第一学期才像大一小朋友一样参加百团大战,“感觉什么都新鲜,这个帐篷聊聊,那个帐篷玩玩”,后来她加入了弓箭社团,通过了考核之后成为了弓箭队(校C类队)的唯一女队员。她还参加了院垒球队,成为了年级最高的新队员,参加马杯比赛并夺得第二。“这些本来都是大一该做的事情,我到了大四才真正开始体验大学生活,很难说没有遗憾,如果时间再多一点我可以更好地投入到这些我热爱的活动里。”她很喜欢弓箭队的氛围,也是通过尝试之后发现自己热爱这项小众的运动。

 在射箭队照片_meitu_3.jpg

王雨桐在射箭队照片

曾经的理想职业一个个破灭,王雨桐觉得眼前的路越来越明晰,所以咨询这条路也更加坚定,仿佛兜兜转转又回到起点。她笑称很多人说她看上去像是那个会在咨询行业走到最后的人,她说其实只是她很明晰心中的好恶。暑期实习她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这个职业,不仅仅是之前的几句,学习曲线陡峭。王雨桐最喜欢的是咨询每天生活中的那些顿悟时刻(aha moment),突然捅破了次元壁的感觉。她还记得当时的一个医药项目上,团队思考了很久为什么在明显的几家寡头公司割据市场的情况下,还有一家公司没有任何明显优势地在夹缝中顽强生存,而后来一次与资深专家的访谈瞬间解决了大家的困惑,而那个点是不在业内的人完全无法了解到的。“那一瞬间就像有人给完全黑暗的阁楼拉开了天窗,我甚至能听到窗户打开的声音,那种喜悦甚至能横扫我一天的疲倦,让我保持好心情”。她当时就想到了中学自学相对论的时候,突然醍醐灌顶的感觉。在她看来,咨询和她高中最喜欢的学科物理十分接近,都是不断寻求对现象的解释以及事物运动规律的总结,重塑对世界的认知。

当然,像很多人一样,王雨桐也在思索未来的出口,即如何更好地将这些知识变现。看到周围很多同学都在寻求买方的实习、尝试买方的工作方式。她听了很多人的心得分享,最终觉得自己现阶段可能更喜欢收集“aha moment”,至于变现,她觉得未来可以水到渠成。她现在在一家教育创业公司实习,也是为了能够更多体验不同种类的行业与工作,了解项目如何推动,如何落地,从而能够更好地做出选择。“真的和咨询很不一样,咨询就像是在幕后挥斥方遒,创业公司这边真的是要在前线拼刺刀。”她这样形容自己目前的实习。

从大一对咨询的懵懂好感,到大三初步试错后尝试实习,最终确定毕业后的方向。似乎回到了起点,但其实不论在心境还是阅历方面都是不同的,所有的努力和试错不会白费。

开放心态,迎接未来

她大学的另一个遗憾是给自己设过很多错误的限制,让她错过了许多风景。“我想大部分同学可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解,比如认为做学术就苦哈哈,需要很多深奥的数学知识或者科研技术,认为去投行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甚至是拜金的表现。”在大一大二的时候都要保持一个开放良好的心态,去尝试各种不同的可能,助研、实习、社工、甚至艺术创作,说不准会有意外的收获。她的父母一直希望她成为大学老师,但是由于要读博士才能拿到教职,她认为自己不适合做学术。在做毕业设计的过程中,她发现其实做学术也是富有乐趣的过程,甚至编程也会给人带来一种创造世界的愉悦感;如果早一点开始探索这条道路,也许她的职业发展会不一样。而在CDC Club举办的投行知识分享会上,她听同学讲解了投行的技术问题发现,“原来投行申请的那些技术都和会计的专业对口啊,全都是我们的专业课,我都惊呆了,我们的专业应该改名为投行申请预备役”,她笑着说。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她认为自己也有可能从一开始就多做准备,尝试申请投行。“这些都回不去了,也不可能重新来过,所以我现在给学弟学妹们的建议就是,多试错,才能知道自己内心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很少有人从一开始就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但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比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容易。如果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道听途说,很容易变得狭隘。”她鼓励学弟学妹们,大学的试错成本非常低,要抓紧机会。

当谈到未来的发展时,王雨桐表示应该会先读MBA。目前她比较喜欢的是斯坦福和沃顿,她高中曾在斯坦福参加过夏令营,非常喜爱斯坦福,希望能够有机会再次去那里学习。沃顿则是她从高中就一直想去的地方,最终交换也去了宾大,在费城度过了一段愉快难忘的交换时光。在读MBA期间,她也希望能够进行更多的尝试,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供稿:经管学院团委 黄珺洁 魏雯莉 郭朝晖

编辑:沟通办 张晓雪 时曼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