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做客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 谈“全球经济面临的增长放缓、挑战及风险”


2015114日,“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行。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发表了题为“全球经济面临的增长放缓、挑战及风险”(Growth Slowdown, Challenges, and Risks in the Global Economy)的演讲。讲座由清华经管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经济系系主任、副院长白重恩主持。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做客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 ,谈“全球经济面临的增长放缓、挑战及风险”

斯宾塞在讲座开场时就表示,“全球经济面临很大、且仍在趋于严重的风险。”他认为,全球各国过分依赖货币政策——通过极具侵略性的债券购买,促使人们投资于高风险资产,而不考虑资产背后的基本面;这同时将资本从新兴市场抽离,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收益。资本以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配置着”。

在斯宾塞看来,央行相对善于控制通胀,但是完全不善于控制通缩。各国的货币政策并未能提高各国投资水平,也未能帮助摆脱各国通缩压力。更好的办法是在需求端努力,而不是在货币政策方面努力。

斯宾塞表示,美国当前失业率回到正常水平,主要是因为劳动力总量减少,分母缩小了。美国自2008年以来GDP累计增长了10%,但是投资刚刚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公共部门的投资水平尤为不足。欧洲大陆的GDP则刚刚回到危机前水平。

斯宾塞认为,当家庭部门债务高企,该部门有可能成功减杠杆,但是公共部门的债务要下降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旦该部门杠杆率下降就会“杀死增长”。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家庭部门成功减杠杆,但是公共部门的杠杆仍然在上升。

全球多数主要经济体,在可以提供增长的方面进行的投资不足,因此增长匮乏,仿佛陷入了一个陷阱。中国面临的问题则稍有不同,中国公共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很大,能做大多数其他国家没法做的事。中国面临需求问题时往往诉诸两个办法,一是投资,二是提高杠杆。这样的做法在杠杆水平较低时可行,但是中国目前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杠杆水平。

他表示,自己在北京周边亲眼看到不少空置的房屋,尽管人们寄希望于未来的人口积聚让这些房屋不再闲置,但是如果空置量过大,仍会导致经济进入危险的区域。中国的好消息是,家庭部门杠杆还较低。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做客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 ,谈“全球经济面临的增长放缓、挑战及风险”

在讲座最后,斯宾塞阐释了数字科技和自动化对经济、就业以及社会分配的潜在影响,并与现场的老师和同学们就讲座涉及的问题进行了交流互动。(供稿:财税所 通讯员:王羽 责编:白重恩)

“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

为了庆贺清华大学百年寿辰,以及清华经管学院的源流——清华大学经济系建系85周年,清华经管学院在20114月启动“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讲座以长期担任经济系系主任的陈岱孙教授冠名,是学院面向师生的最高级别学术讲座。历届演讲嘉宾包括: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金融学荣退教授迈伦•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埃罗伯特•默顿(Robert C. Mer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