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菲尔普斯教授谈“社团主义与工作满意度”


2012年6月3日,“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行。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清华经管学院名誉教授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 Phelps)发表了题为“社团主义与工作满意度(Corporatism and Job Satisfaction)”的演讲。
钱颖一院长致辞
讲座由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主持,他首先介绍了创立“陈岱孙经济学纪念讲座”的初衷和其历史意义,并谈到了中国的“现代经济学教育之父”陈岱孙教授对清华的经济学教育所做出的杰出贡献。随后,钱院长向现场听众介绍了菲尔普斯教授并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
在讲座中,菲尔普斯教授首先提出了几个假设:“在怎样的经济体制中,人们的工作满意度比较高?资本主义、社团主义抑或是社会主义?”、“发展水平相当的发达国家之间,工作满意度是否也大同小异?”、“影响工作满意度的因素有哪些?经济因素、社会因素或是文化因素?”
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德菲尔普斯
人们往往认为一个国家的工作满意度和其平均的工资水平成正比,即工资越高,工作满意度越高;而工资水平相接近的国家之间,工作满意度的差别不大。菲尔普斯指出,这其实是一个误区。以欧洲为例,发达经济国家间的工资收入水平相当,经济体制也大同小异,然而其工作满意度间的差异却很大。例如,法国和丹麦的工资水平相差不大,然而前者的工作满意度很低,而后者却很高。英国的收入水平相对其他西欧国家来说并不高,但是却有比较高的工作满意度。德国的情况则和英国刚好相反。
对于这个现象,菲尔普斯认为,工作满意度和工资水平并不是单纯的正比关系。研究一个国家的国民工作满意度,不仅需要去考虑那个国家的经济体制,还需要去了解其文化背景。菲尔普斯指出,每个国家都有着其独特的文化属性。以对下一代的教育方式来说,美国人的“放养式”教育有助于创新和创业的发展;而法国的文化却更倾向于“圈养式”教育,做事谨慎、喜欢维持现状、拒绝冒险。他将美国归于现代主义(modernism)文化占主导的国家,而法国则是传统主义(traditionalism)所主导的国家。根据统计,当一个国家的现代主义文化占主导时,其国民的工作满意度往往更高;而一个传统主义文化占主导的国家,其工作满意度通常较低。例如,传统主义思想较为弱势的芬兰、丹麦和美国,其工作满意度较高;而传统主义强势的葡萄牙、西班牙和法国,其工作满意度比较低。
菲尔普斯指出,从一个国家的文化中现代主义和传统主义的强弱关系,可以预测一个国家的工作满意度高低。
合影(从左至右):钱颖一院长、菲尔普斯教授和白重恩副院长
听众踊跃提问
讲座结束后,菲尔普斯教授在问答环节中耐心和细致的回答了听众提出的各种问题。 (供稿 沟通办)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 Phelps)简介:
埃德蒙德. 菲尔普斯1933年出生于美国芝加哥,1955年获得美国阿姆赫斯特学院文学士学位,1959年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师从诺奖得主詹姆斯•托宾教授。菲尔普斯曾经执教于耶鲁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1971年起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并于1982年获聘为麦维克(McVickar)政治经济学教授。菲尔普斯教授于2001年创建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并担任主任。2010年担任新华都商学院院长。同时担任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社会科学院院士、纽约科学院院士、美国经济学协会副会长、布鲁金斯经济事务委员会资深顾问、美联储学术会议专家、美国财政部和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顾问、《美国经济评论》编委、以及清华经管学院名誉教授等职。菲尔普斯于200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陈岱孙教授简介:
陈岱孙教授,曾用名陈总,福建闽候人;1900年10月20日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家庭;1906-1915年在福州私塾读书;1915年-1918年在福州鹤龄英华中学就读;1918-1920年在北京清华学校(留美预备班)学习,1920年赴美,1926年获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27年开始在清华大学任教授,法学院院长及经济系主任;1937年9月-1945年10月在长沙临时大学、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任教授和经济系主任,1945年11月-1946年8月任清华大学保管委员会主席;1946年9月-1952年8月任清华大学教授、法学院院长、经济系主任;1952年9月-1953年10月任中央财经学院第一副院长,1953年10月到北京大学任教授,1954年7月-1984年2月任北京大学教授、经济系主任,1954年任校务委员会委员,1956年任一级教授;1984年2月至逝世前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首批博士世导师、北京大学校委委员会副主任,并于1984年起任清华大学名誉教授。
陈岱孙教授是20世纪的同龄人,他自幼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早年留美,对西方经济学作了精深的研究,融合西文化学术于一身,70年来,陈岱孙把他毕生的精力无私地奉献给了我国的教育事业,特别是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和北京大学期间,为国家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才,春风化雨,桃李满天下,他年愈八旬还坚持上讲台,年过九旬还亲自带研究生,令人称颂不已;他渊博的学识,高超的教学艺术,严谨求实和平易近人的风范,更令一代又一代的学子称道并引为楷模,在陈岱孙教授的心目中,教书育人的事业也畅快不仅仅是一种职业和责任,而且是人生的一大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