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生代表徐晔嘉在清华经管学院2016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本科毕业生代表徐晔嘉(经2012

 

尊敬的各位来宾,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和各位亲友们:

大家下午好!

我是经管学院2016届本科毕业生徐晔嘉,很荣幸能作为本科毕业生代表在这里发言。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大学四年,我的选择应该是——“不务正业”。

大一的时候,我整理了《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这两门课的逐字速记稿,共三十四万字两百三十余页。这两本小册子曾经在在座的各位本科同学中广为流传,也让不少同学第一次认识了我。

大二的时候,我给“欧拉计划”这个英文的数学与编程趣题网站建了一个中文翻译站,在所有由志愿者维护的翻译站中,只有我至今仍坚持每周同步更新。

大三的时候,在柴静的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发布后,我花了两周的时间,验证核实了其中所有能够通过公开渠道获取的八十余条数据,并撰写了详细的报告发在我的博客上。

大四,也就是现在,我在知乎的经济学话题下已经累计回答了110个问题,获得了6300余赞同,同时我也是博弈论话题下的最佳回答者之一。

有人要问了:你这么“不务正业”,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我的回答是:如果一切顺利,我希望在完成经济学博士项目的学习之后,成为一名经济学家。

好的,下一个问题:那你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我当然可以说,这些对于经济学家是有用的。了解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自然是有用的,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无数新奇的经济现象,不可重复的自然实验,难以捉摸的人类行为,这些都是等待经济学家去发掘的宝藏;数学、编程与翻译当然也是有用的,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不掌握这些技能的经济学家将会寸步难行;寻找、验证、核实数据,是在从数据中得出有意义的结论之前必须完成的工作;至于经济学知识的普及,经济学家们自然也是任重而道远。

如此说来,一切的“不务正业”,似乎都是在为“正业”服务的。

不过,抱歉,请允许我拒绝做出这样的回答,因为这只不过是一份精致的辩护词,用来证明我所做的这些事其实都是“有用”的而已。回想当初我选择做这些事的理由,也许是出于趣味,出于热爱,出于求真,出于分享,但绝不会是出于“有用”。

我还记得四年前的开学典礼上,钱院长讲话的主题是“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他告诉我们通识教育与个性发展相结合是我们学院本科教育的基本理念。今天在这里,我想给钱院长做一点小小的补充:如果说通识教育是“无用知识”的学习,那么个性发展就应该是“无用技能”的培养和“无用经历”的尝试。在清华经管,“无用”已经成为了我们价值观的一部分,成为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我相信,当我们心怀改变世界、探索世界之信念时,当初我们所追求的那些“无用”将会在前方的某个角落等待着我们,带领我们走向通往“有用”的康庄大道。但在此之前,就让我们继续在“无用”中,再遨游一番吧。

谢谢大家!